我國職業教育課程改革中的問題與思路(石偉平)

作者: 來源:中國高職高專網 發布時間:2014年03月19日
 

石偉平

(華東師范大學  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上海  200062)

 

    摘要:我國已進入新一輪職業教育課程改革的高潮,這次改革中最為關鍵的問題是:如何提升學生的職業能力?思路是專業課程的項目化;如何面對學生學習準備不足的狀況?思路是突出普通文化課程的服務性;如何克服學分制所面臨的困境?思路是全面推行職業生涯指導;如何解決教師在課程改革中的主體地位與其超負荷的工作量之間的矛盾?思路是建立支持教師參與課程改革的激勵機制。

    關鍵詞:職業教育;課程改革;項目化;服務性;學分制;職業生涯指導;激勵機制

    中圖分類號:G71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3219(2005)31-0015-04

 

    職業教育課程已進入新一輪的改革高潮。其中既有政府統一組織的,如上海市和江蘇省的課程改革,也有學校自發組織的,還有教師自己進行的。這充分說明課程改革有著很好的基礎。面對職業教育的種種問題,教師、學校、政府、學者都已深刻認識到,從學校角度看,解決這些問題最為重要的抓手就是課程改革。只有基于問題進行深入的理論探索,才可能建構中國所特有的職業教育課程模式,也才可能更好地吸收發達國家的職業教育課程思想。

    一、學生職業能力水平的提升與專業課程的項目化

    專業課程的項目化改革方向,源于當前職業教育課程面臨的大量深層次問題。許多教師發現,在企業只需幾個月就能熟練掌握的技能,學生在職業院校學習了3年后盡然不會,這一現象引起許多職業院校的巨大震動。當然,我們可以認為這是學校的實訓設備不足所致,但許多設備充足的院校同樣存在這一問題。我們還可以尋找到慰藉,認為學校給了學生系統的專業理論知識,這些知識使得學生今后的發展充滿了后勁,但學生專業理論考試的成績似乎并沒有說明這一點。雖然對企業的調查表明,他們更關注的是學生合作精神、吃苦耐勞、定位明確、規范嚴謹等情感因素的發展,但在具備了這些素質的前提下,職業能力水平高的學生無疑更具有就業競爭力。從學生以后將面臨的復雜多變的就業環境看,發展專深的職業能力也是十分必要的。目前許多地方出現了農民工與職業院校畢業生爭崗位的情況。如果職業院校畢業生在職業能力的水平上喪失了自己的競爭力,在就業時沒有不可替代性,勢必給職業院校發展帶來重大影響,甚至會對其存在的合理性提出挑戰。

    總之,提升學生職業能力的緊迫心情,以及激發學生學習積極性的現實需要,促使許多院校、教師開始探索職業教育專業課程改革的新思路,在這些改革中,最具廣泛性的就是項目課程。有些雖然沒有用項目課程這一名稱,如上海市用的是“任務引領型課程”,但其含義是基本接近的。近年來高職院校教師發表了不少關于這一主題的論文,進行了許多很有價值的探索,并形成了項目課程的不同實施模式。比如,有的院校采取的是疊加式項目課程,即在學習了原有學科課程后,讓學生通過完成幾個完整項目,來獲得綜合實踐能力;有的院校采取的是與項目相結合的教學方法來改造原有學科課程的教學,這比前者明顯進了一步;有的院校采取的是完全打破學科課程體系,以工作項目為核心重組專業知識,這又進了一步,但處理不當,容易把工作項目變成知識項目,使得改革仍然不徹底。針對項目課程的這一發展趨勢,以及實踐中出現的許多問題,我國已有學者在對項目課程進行系統的理論研究,以期促進項目課程改革實踐更為順利地進行。

    以上現實充分說明,這次課程改革與20世紀90年代的課程改革有質的區別。90年代的課程改革主要是學習西方模式,而這次課程改革的理念是在本土實踐的基礎上形成的;90年代的課程改革是自上而下的,而這次課程改革是自下而上的。筆者相信,項目課程應當成為當前職業教育專業課程改革的方向,因為它符合職業教育的規律,容易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培養學生綜合應用專業知識的能力。只要我們沿著這條路堅持不懈地走下去,把課程改革實踐與理論研究有機地結合起來,形成專家引領、全員參與的課程改革機制,就一定能取得成功,一定能夠形成本土化、具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課程模式。

    項目課程并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職業教育中有,高等教育、基礎教育、幼兒教育中也有;今天有,過去也有;中國有,國外也有。因此,在項目課程的理論與實踐中,一定要注意結合職業教育的特點,結合當前的技術狀況,結合中國的本土實際,發揮中國人擅長思辨的傳統,探索中國的職業教育項目課程。尤其要注意區分職業教育項目課程與高等教育、基礎教育、幼兒教育中的項目課程,注意區分項目課程與過去的模塊課程。有學者認為,職業教育的項目課程是以工作任務為中心的、聚合式的,而高等教育、基礎教育、幼兒教育中的項目課程是以課題、主題為中心的、發散式的;模塊課程是高度微型化的、著眼于技能的,而項目課程是綜合化的、著眼于復雜的職業行動能力的,這些見解很有價值。

    二、學生的學習準備不足與普通文化課程的服務性

    無論是中職還是高職,普通文化課程都是其課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只不過所占比重有所差異,國外關于關鍵能力研究的成果,更是讓我們看到了開設普通文化課程的必要性。但是,目前職業院校普通文化課程的教學狀況普遍令人非常擔憂,學生學習這類課程的積極性極低。其原因是學生對這類課程的準備不足,既包括知識上的,也包括學習心理上的。從知識上看,進入職業院校的學生以往對這些課程學習的結果非常不理想,這是事實。從學習心理上看,多年的學習成績不佳以及教師的責備、冷漠,已在學生心中深深地積淀了對這些課程的厭惡。

    對這一狀況的危害性,我們應當有足夠的估計,惟有如此,才能設計出解決的方法,對此體會最深刻的是職業院校的教師們。許多教師已開始產生了職業厭倦感,他們不愿意和學生交流,甚至上課時只看黑板、不看學生,有的教師進教室時有如臨大敵之感。這些問題是基礎教育遺留的。基礎教育階段的差生數遠遠超過了幼兒園階段,因此可以認為這些差生是基礎教育“制造”的。雖然我們可以譴責基礎教育,但能改變的只有自己。

    學生自然不是無法學習這些課程,因為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通過采取一定措施后收到良好效果的實例。最為有效的方法就是對普通文化課程進行改革,采取適合職校生學習心理特點的教學方式來改造這些課程。基本思路是把普通文化課程內容與專業結合起來,強化它們為專業課程服務的功能。如有的學校的烹飪專業,通過拼冷盤來讓學生掌握圖形知識,通過名人的飲食文化來改造語文課程。國外也有這種改革趨勢,他們稱之為學術課程與專業課程的整合,并認為效果比較好。比如,在昂溫和魏林頓對參與英國現代學徒制實驗年的青年人進行的一項研究中,一個汽車制造廠的學徒解釋道,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數學,直到他成為這個廠的學徒,在這里,數學是按照和汽車相關的方式被講授的。這個學徒想知道,為什么學校不能用相似的方式來講授數學(A.Fuller & L Unwin,1998)。

    關于這種改革思路目前尚存在爭論。一種觀點認為,既然是普通文化課程,就應當按照這些課程本身的知識形態來教學,如果與專業課程相結合,會破壞這些課程本身所特有的主旨,導致普通文化課程不普通。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面對現狀,目前急于解決的問題是先讓學生學起來,然后才是探討學什么。實踐表明,通過與專業相結合,能有效地提升學生學習這些課程的興趣,也給學生提供了在專業中如何應用這些知識的線索。如果像普通高中那樣講授這些課程,不僅不能突出職業教育的特色,反而容易進一步導致學生厭學。

    這確實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普通文化課程不可能像專業理論知識那樣,按照工作任務完成的需要來選擇這部分知識,因為我們很難在這些知識與工作任務之間找到非常直接的對應關系。設置這些課程的理論依據應當是能在不同職業之間廣泛遷移的關鍵能力,它與專業能力是并列關系,其目標只能是依據職業教育的性質與可能分配的課時數來綜合考慮。因此,普通文化課程的改造思路與專業課程不同,它只能是采用與專業活動相結合的方式講授已經編制好的知識體系。也就是說,它的改革更多的是教學方法層面的,從這個意義上看,上文所提到的那些探索有積極意義。我們不必拘泥于普通學校的教學模式,完全可以嘗試、探索與專業課程相結合的靈活的教學模式。但要注意:首先,并非所有的普通文化知識都能與專業課程相結合,比如法律課程,除非把它改造成專業法,否則要與專業結合是非常困難的。對于這些課程,可以考慮與生活相結合的思路。總之,無論是專業還是生活,它們的共同點都是為這些課程的教學提供情境化的途徑。其次,不要在普通文化知識與專業課程之間建立機械聯系。相互聯系的原理是值得提倡的,但如果這種聯系過于機械,效果反而會適得其反。

    三、學分制實施的困境與生涯指導的全面推行

    學分制是當前政府倡導的一項職業教育課程改革行動,但是它在實踐中遇到了困境,許多問題被反映出來。比如,教師難以開出足夠的選修課,學生往往選修那些有趣而又容易通過但教育價值并不高的課程,重修時課程安排上的沖突,常規班級打破后學生難以管理,教務管理不堪重負,沒課的時間學生無所事事,體制上的障礙,等等。在經歷了一番精疲力竭的嘗試后,教師們開始感到還是以前的按部就班好。

    學分制是相對于學年制的一種完全不同的課程管理制度,我們不能用學年制的眼光來評價學分制。在學分制實施初期,由于教師、學生、管理等諸方面的不適應,難免會出現某種程度的“亂”,但這種“亂”是達到新的有序的必經之路。仍然用學年制的眼光,認為學生一天到晚規規矩矩坐在教室里才是認真學習是不合適的,因為學分制所追求的恰恰正是流動的、彈性的學習制度。抱著“不放心的心態”是無法實施好學分制的。

    在全面推行學分制之前,應當對職業教育學分制的理論基礎和實踐條件進行充分論證。上述那些問題的產生,便是由于缺乏論證所致。比如,職業教育學分制的理論基礎,有研究者簡單地套用普通教育學分制的理論基礎,認為是為了滿足學生個性發展的需要,這是不正確的。因為職業教育課程是建立在職業能力標準基礎之上的,而職業能力標準是一個完整的模塊體系,為了達到職業能力標準,學生不能在這些模塊中根據自己的興趣任意地進行選擇。對職業教育來說,學生能選擇的只是專業和專業方向。那么職業教育課程學分制的理論基礎是什么呢?是對先前學習的認可,即西方學者所說的 APL,即把個體在經驗中獲得的知識和技能換算成學分,以便節約教育資源。遺憾的是,教育改革中想當然的現象非常普遍。

    如果說闡明理論基礎只不過為了讓我們對所采取的行動有更清醒的認識的話,那么縝密地思考學分制實施的現實條件則是這一行動能否產生實效,至少不產生負面影響的關鍵。從這個角度看,目前實施學分制的時機并不成熟。且不說師資、管理等條件,當前職業教育急需解決的問題是,面對這些生源,如何在職業院校建立秩序,嚴格規范學生行為,進而重新點燃他們學習的愿望。學分制是一項非常復雜的工程,急于推行容易轉移學校工作重點。如果對學分制過分激進,不切實際地要求推行完全學分制,還很可能由于提高了學生的流動率而造成學校秩序混亂,導致教學質量滑坡。事實上,這一現象已在有些學校發生,很有必要引發我們對學分制的冷思考。還需進一步質疑的是,為什么要實施學分制?它是為了解決當前職業教育中的什么問題?

    從長遠來看,推行學分制是我國職業教育發展成熟的標志,因此它是一個趨勢,但它是建立認可我國規模龐大、有著巨大生命力的民間學徒制學習成果的基礎上的。為此,我們需要準備許多條件,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條件是普遍、有效地在學生中開展職業生涯發展指導。只有幫助每一位學生明確了他們的職業生涯發展方向,在這個方向上他們通過自己的經驗學習已經獲得了哪些知識和技能,還需要進一步補充哪些知識和技能,學生才能具備選課的積極性和目的性,學分制才能具備現實基礎。

    四、教師在課改中的主體地位和超負荷工作量之間的矛盾與相關激勵機制的建立

    這一問題雖然很具體,但很重要。目前職業教育課程改革最大的動力來自教師,這是一個很好的基礎,但最大的阻力也仍然來自教師。教師的阻力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觀念,一是工作量。多年受學科教育的經歷,使得許多教師仍然面臨轉變課程觀念的艱巨任務。他們擔心打破學科體系后,職業教育會變成職業培訓,而學生所獲得的知識會過于零散。其實原本無所謂學科體系,它也是人為的,既然是人為的,就是可以打破的。職業教育專業課程的項目化并非要否定知識的學科邏輯,只不過它所遵循的是知識的工作邏輯。要深刻認識到,從知識的學科邏輯到工作邏輯,并非是在玩思想游戲,它是從一個結構到另一個結構的轉換。如果這一轉換讓個體在自然狀態下去完成,至少需要5年時間。通過比較專家的知識結構方式和新手的知識結構方式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他們之間的差異不僅僅是知識的量,更為重要的是知識結構。高分低能的現象正是由此而生。

    如果說通過專家學術報告、教學現場觀摩、與企業專家型工人深度交流、參與課程改革等途徑,轉變教師的課程觀念并非難事,那么目前教師工作量過于繁重,的確已成為職業教育課程改革的主要阻力。課程改革比教學改革復雜得多,它可能涉及課程體系的重新設置、課程標準的重新編制、教材的重新編寫,其中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教師付出大量勞動。但是,職業院校許多教師的周課時數超過了 20課時,工作量非常繁重,自然構成了一個矛盾,簡單地通過行政命令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的。這只會讓教師覺得不被理解,甚至可能會產生逆反心理,倘若如此,就不可能真正使教師產生進行課程改革的興趣,從而使得整個工作流于形式化。

    課程改革過程中專家的作用只能是引領,提供職業教育課程理念與開發技術指導,改革的任務最終必須由教師自己去完成。由大學教師來開發職業教育課程是不合適的,因為職業的定式已使得他們難以理解職業教育課程理論,他們也難以把握職校生的學習特點、學習準備程度,甚至對工藝層面的知識也知之甚少。行業專家除了提供一些協助外,要他們承擔課程開發的主體任務是不現實的,他們也缺乏足夠的課程與教學理論。要開發出富有職業教育特色的課程,必須培訓自己的課程改革師資隊伍。另外,教師只有參與課程開發過程,才可能對新課程有深刻理解,從而能夠更好地按照新課程的理念進行教學。當然,成為課程開發者,也是教師超越機械、重復的教學工作,向專業化發展的需要。

    解決上述矛盾的途徑應當是,在鼓勵教師充分利用休息時間(如寒暑假、周末)的同時,對于承擔課程開發主體任務的教師,職業院校有必要適當考慮降低其課時數,但要注意建立相應的激勵機制。目前職業院校教師參與課程改革尚存在不少機制上的障礙,如對其工作量核算不足、成果不能用于評職稱等,這必然影響教師參與課程改革的積極性。強調教師奉獻是必要的,但不能以此為借口而忽視了相應機制的建立。

總之,我國職業教育課程改革已進入新的歷史時期。我們應當抓住這一有利時機,因勢利導,使它不斷地深入,在理論與實踐交融的過程中,形成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課程模式。這項工作確實非常艱巨,但如果不開始著手這項變革,那么一百年后我們的職業學校可能還是這個樣子,而每年源源不斷的學校經費投入,也將由于課程理念的錯位而不能發揮其最大功能。要堅信的一點是,只要不斷努力,就會向正確的方向前進一步。

 

[參考文獻]

[1]徐國慶.工作結構與職業教育課程結構[J].教育發展研究,2005,(8).

[2]蔣慶斌,徐國慶.基于工作任務的職業教育項目課程研究[J].職業技術教育,2005,(22).

[3]姜大源.學科體系的解構與行動體系的建構[J].教育研究,2005,(8).

[4]克伯屈著.教學方法原理——教育漫談[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

[5]Fuller,A&L Unwin (1998).Reconceptualising Apprenticeship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ork and Learning.Journal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01.50,No.2.

[6]Knoll,M.The Project Method:Its Vocational Education Origin and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Journal Of lndustrial Teacher Educmion,1997.VoL34, No.3.

 

通知公告
學術交流
資料下載

策劃 學院課改領導小組 網站制作 信息中心

惠民彩票官网-惠民彩票登陆